新万搏 尤文图斯-2019年净利润同比下滑超98% 福特汽车怎么了?

新万搏 尤文图斯-2019年净利润同比下滑超98% 福特汽车怎么了?

中新经纬客户端2月14日电 日前,美国福特汽车公司宣布高管变动,该公司新业务、技术和战略部门总裁吉姆·法利(Jim Farley)将担任公司首席运营官,同时,福特汽车业务总裁韩瑞麒即将正式退休。值得注意的是,韩瑞麒年仅54岁,2020年,是他加入福特汽车的第二十个年头。

业内分析,福特此次的高管调整,源于福特2019严重下滑的数据,在此次调整的4天前,福特公布的2019年财务数据显示,2019年福特公司净利润仅4700万美元,同比降幅超过98%。

低迷的利润数据和下滑的核心市场

虽然2019年整个汽车行业都不是非常景气,但福特公司的数据依然让人大跌眼镜。

福特汽车于日前公布的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显示,2019年福特公司业绩下滑严重,净利润仅为4700万美元,远低于2018年的37亿美元和2017年的77亿美元,同比下滑幅度超98%。有媒体曝出,由于福特财务数据所造成的投资信心下降,导致股价下跌了9.4%,市值缩水30亿美元(约为人民币210亿元)至364亿美元。

此前,由于整体数据不佳,福特汽车下调了2020年的预期,该公司预计,调整后自由现金流将达到24亿-34亿美元,调整后息税前利润则将介于56亿-66亿美元之间,这一数字相较其对2019年的预测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调。

而营业收入下滑的背后,是福特公司全球三大市场的低迷表现。

数据显示,2019年福特公司的总销量为538.6万台,与2018年相比下滑了10%,而这已经是福特连续第三年的营收下滑。

北美作为福特第一大市场、以及主要利润来源,福特销售量同比下滑5%至276.5万台营收98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870亿元),增长1%;息税前利润为66.1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63亿元),与2018年同期相比减少了9.9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9.68亿元)。

中国是福特第二大市场,但今年销量下滑了27%,福特汽车的年度营业损失虽有所缩减,但亏损仍达到7.71亿美元。但是,相比2018年的15亿美元亏损,福特在中国的亏损幅度是收窄的。其中第四季度营业损失比去年同期减少61%,这已经是福特汽车在中国市场的业绩连续四个季度得以改善,但无法掩饰在华销量连续三年下跌的事实。

欧洲市场,福特销售了141.8万台汽车,同比下滑8%;营收28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02亿元),同比下滑8%;息税前利润为亏损47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29亿元)。

“被退休”的高管 是否应为业绩负责?

公开资料显示,韩瑞麒从2019年5月份开始正式担任福特汽车业务总裁,按福特公司公布的3月1日的推出日期,他仅在这个职位上待了10个月,对于福特这种级别的企业而言,这个更换核心业务高管的速率显然不正常。有业内观点认为,韩瑞麒的“被退休”是为福特2019年糟糕的业绩背了锅,而也有观点认为,他的离开并不冤枉。

资料显示,韩瑞麒负责管理福特汽车在北美、南美、欧洲、中国和国际市场的业务发展,同时还带领相关技术团队,对福特产品的开发、营销等进行研究。可以说,韩瑞麒过去一年成为了福特全球产品发展的担当人,任何市场中的产品、销量发展在一定程度上都与他有着很大的联系。

事实上,2019年福特公司总成本与总支出费用基本和上年相比浮动不大,仅下跌了3%,为1553亿美元(合人民币1万亿元)。如此多的收入,除去必要的成本之外,是如何被消耗殆尽的呢?

福特汽车2019年遭遇工人罢工,由此与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达成新的劳工协议,补贴6亿美元。同时,福特汽车还在雇员退休计划中支出22亿美元,仅此两项就高达28亿美元,这些支出大幅增加了成本数额。还是在最为重要的北美市场,福特遭遇了包括新车型探险者在内的运营问题,由于芝加哥装配厂的生产问题,直接影响了探险者的销量水平,2019年,该车型销量直接下降26%。此外,福特还在自动驾驶和出行业务上投入了大量资金,仅第四季度,福特移动出行业务税前利润净亏损3亿美元,但是作为盈利遥遥无期的两大领域,福特在这里面的投资也暂时没有实现盈利。

除此之外,福特在国际市场的产品推进中,遭遇了问题。福特第六代福特Explorer在生产制造中因错误的接线、驻车制动器出现故障等缺陷而下线,最终导致延迟交付。这不仅影响了福特汽车的产品销量,同时在后期维修中付出了更多成本。

上述多种因素的影响下,最终福特在2019年没有取得预期中的成绩,反而将净利润数据下拉到4700万美元。虽然福特汽车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韩恺特强调,这是整个福特汽车处于转型过程遇到的问题(2019年,福特正在试图从跨在传统汽车业务和电动与自动驾驶之间的状态中解脱出来,进了包括与大众结盟,将亏损的印度业务卖给马恒达等等一系列重组,但这些重组工作目前只增加了成本支出,还没看到收益。),但从目前现状乃至整个企业规则中看,韩瑞麒作为汽车业务的负责人都无法与2019年的惨淡业绩撇清关系,他成为福特汽车2019年业绩结果的最大承担者,似乎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百年前的成功决策 成为如今的隐患

让之前辉煌的百年车企尴尬如此,必然有多重复杂的原因纠结其中。而中新经纬经梳理发现,在众多观点中,最天马行空的分析已经追溯到了百年之前。

该分析认为,福特为工人发出的6亿美元奖金费用,是其业绩沦落至此的重要原因。而百年前福特的兴起,靠的恰恰是给工人涨薪。1914年1月5日,当时任CEO的福特拍板决定,公司几千名员工每天工作9小时可以得到5美元,比之前的2.38美元足足高了一倍多!当时福特石破天惊的举动,曾经被认为是一个让人难以捉摸的决策,不过之后根据福特的说法,当时福特连自己的工人都买不起自己生产的汽车,这就注定了汽车要成为小众的产品,所以福特要用高工资帮助工人买得起自己的汽车。而当年的福特决策者估计一定不会想到,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当年给工人的高工资,成为一百年后的隐患。

该观点同时认为,美国公会在福特的业绩下滑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其认为,美国的工会已经形成了一种强有力的力量,如果企业不给工人以足够高的工资的话,那么企业工会就会煽动工人罢工。与此同时,工会也成为了一种带有特殊意义的组织,对于企业来说,企业以盈利为目的,但是对于工会来说则是以工会会员利益最大化为目的,两者的对立冲突最终成为了福特当前面临的大问题。

但无论如何,就像福特汽车CEO韩恺特在与投资者的电话会议上说的那样,“福特必须改变。” (中新经纬APP)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vitaminaeme.com